• 搜尋文章/影音
  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胃癌末期抗癌鬥士洪翊玲:真正抗癌關鍵來自自己

胃癌末期抗癌鬥士洪翊玲:真正抗癌關鍵來自自己
讀給您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早安健康/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洪翊玲:歷劫重生,成為心靈巨人

唯有喜樂的心,才是抗癌成功的關鍵!

胃癌
診斷時間:104年6月


「癌細胞擴散得太嚴重,要把全部癌細胞切除乾淨,除非把整個腹腔器官都拿掉,依妳這樣的情況,根本沒辦法開刀。」又一名醫師這樣對我說。

民國一○四年六月,我被六個醫生告知最多只剩下半年的時間,彷彿再也沒有其他活路了。

抑鬱生活,竟成癌細胞溫床

確診的前兩年,生活的壓力使我兩年期間抑鬱、夜不得眠,經歷著這輩子最痛苦的日子,卻沒意識到失衡的生理和心理狀態,已讓癌症悄悄在我體內滋長,抑鬱、痛苦、無法入眠成為滋養癌細胞的最大養分,待我出現腸胃不適、異常疲憊時,竟已是胃癌末期。

那天,我先生在短短五個小時內,聽見三個不同科別的權威醫師宣布──罹患胃癌末期。當時第一個閃現的念頭是:「完蛋了,我要害老公這麼年輕就喪偶了!還有,我的父母怎麼辦……。」擔心著旁人,卻未曾想到自己。

診間外,先生側身仰著頭,獨自站在台大空盪的走廊盡頭,我走了過去,拍了他的肩膀,看著他想強忍眼淚,卻已哭得扭曲的臉,腦中原先想好要安慰他的台詞,沈重得一句都開不了口。我們看著對方,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痛哭了五分鐘,他才擦乾眼淚,牽著我向醫院的癌症資源中心尋求協助。

這輩子第一次深刻體驗到,原來這就是所謂──無語問蒼天。
當意外來臨時,才會發現過去所追求的財富、外貌、成就通通不重要了。那一刻,本能地只想活下去,甚至願意用一切去換取健康的身體,人生的願望瞬間變得如此卑微。

胃癌中的籤王──瀰漫型胃癌



「怎麼樣?醫生怎麼說?」媽媽憂心無助的眼神緊鎖著爸爸,想等到他的回答,換來的卻是一片沉默。

空氣在那一瞬間凝結了,沉重得無法呼吸。

我躲進房間用手摀著嘴,憋著痛哭的聲音,克制著哭得激動發抖的身體,心裡的愧疚感逐漸加深,對不起我的父母,沒有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才讓他們現在那麼痛苦。

「我盡量幫妳延長時間。」就算經歷了六位醫生對我病況的消極態度,先生依舊沒有放棄,直到找到了萬芳醫院謝主任,他是唯一表示願意積極治療我的醫師。

瀰漫型胃癌惡性程度相當高、存活率極低,在確診為四期後,無論治療與否,通常只剩下幾個月到一年左右的壽命,導致大部分醫師對此病況的態度都相當消極。

第一次化療後開始掉髮,我果斷將頭髮剃光,買了一頂適合自己的假髮,從未因眷戀而傷心哭泣。化療的高量藥劑造成嚴重副作用,連續嘔吐十幾天是例行公事,以腹腔灌注的疼痛更是連嗎啡都壓制不住。做放療時,每天嚴重腹瀉約三十次,就這樣持續了快兩個月,每天只能黏在床上和馬桶上,不要說走路了,虛弱得連說話都沒有力氣,當時疑惑自己這樣算是「活著」嗎?

當意外來臨時,才會發現過去所追求的財富、外貌、成就通通不重要了。那一刻,本能地只想活下去,甚至願意用一切去換取健康的身體,人生的願望瞬間變得如此卑微。

「就算要死,也不要讓身體這些癌細胞好過!」下一頁看更多抗癌鬥士的勇敢心路歷程

精選推薦文章與影片

MORE 〉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
本頁面已閒置超過五分鐘。請點 X 關閉 或點擊任一空白處,即可返回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