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離職不是絕對!突破照護困境的其它解方

離職不是絕對!突破照護困境的其它解方
【早安健康/和氣美枝(照護離職防止對策促進機構代表理事)】 最大的不幸,是你以為無從選擇

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其實可以請家庭照顧假,甚至不知道可以申請留職停薪,他不理解保險或政府提供何種照護服務。若再加上家族壓力(家人或親戚都希望你全職照護),最後就像催眠一般,你也認為「照護雙親本來就是自己的職責」,照護離職就這麼發生了。

「一旦開始照護,就非辭職不可。」很多人都這麼說,但這句話背後的意思其實是,「我也不想辭職,但不這麼做我又能怎麼辦?」

這當然不是事實,你只是被眼前的驟變嚇壞,因而看不清真相。 照護者最大的不幸,是你以為自己無從選擇,更不知如何取得有力資源,而陷入一無所知的狀態。其實除了上網找尋相關資訊外,你還可以和擁有更多照護經驗的人交換心得。大多數照護者都曾經歷一無所知的時期,只要彼此多交流,就可借助過來人的經驗突破困境。

不用上班應該更輕鬆,我為何越來越無助?

接著再來談談,為照護而離職後的各種狀況。

從大方向來看,有三個方面的負擔會增加:經濟面、精神面和體力面。

經濟面的負擔應該不難想像。離職就等於斷了收入。除了一般支出的金援沒了,還有更多意料之外的支出必須應付。

此外, 離職後因為不必上班,與社會的連結自然大大減少,很容易就局限在一個人的世界裡,滿腹苦水無人可訴。因此,在經濟短缺的同時,精神面的負擔也會越來越重

最後是體力方面。離職之後,你空閒的時間變多了,在照護患者之餘,你一定會勤做家務以打發時間;又因為沒有收入,你得開始盡量減少照護服務的支出(政府或保險公司提供的照護服務並非完全免費,個人仍必須負擔一~兩成的費用)(按:臺灣亦然),少了他人協助,照護者等於二十四小時隨時待命,體力必然容易透支。

我也曾陷入這種「完全照護」的黑暗時期。當時母親因為病情惡化而住院三個月,出院後,她的症狀每下愈況。只要一時片刻沒看到她的人影,我就開始焦慮:「該不會又跑到什麼地方徘徊了吧?」;半夜聽到母親的臥房傳來聲響,我也得立刻起床查看,那段時間我完全無法放鬆。

當時,我對自己說:「再撐一下,說不定之後媽媽的狀態就穩定了。」我白天出門前會把母親送到日間照顧,接著提心吊膽的開始一天的工作(當時我已重回職場),一到下班時間,我便飛也似的離開。

那段沒看見母親我就極度焦慮的日子,我至今仍心有餘悸。

再就業? 難如登天!

很多人認為,就算因照護而離職,只要憑藉以往的工作資歷,再就業應該不難才是。尤其很多照護者原先都是課長級以上的人物,有這樣的自信也是當然,但殘酷的是,照護離職者要重回職場,簡直難如登天。

我曾聽說某位聚會成員,在面試時主動表示「我家人需要長期照護」,導致他求職過程中四處碰壁。另外,還聽說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面試官,竟質問面試者:「在照護家人這段空窗期裡,你有另外找時間進修嗎?」

聽到這個問題,我猜任何一位照護者都想大聲回嗆:「我光是照護就自顧不暇了,哪有時間做其他事?」偏偏社會還不夠了解照護者的難處,甚至還有人認為照護不過是「單純的停職」罷了,以為我們在家悠閒得很。

說來不知是幸或不幸,多數的看護者老早就養成「不卑不亢的向對方說明自身狀況」的本領,由此看來,照護其實讓我們學會了極出色的商業手腕,不光是面試,這樣的技巧同樣也能充分發揮在日常生活裡。因此,大家絕對不要妄自菲薄,照護絕對是人生履歷中最重要的經歷之一。

然而,能成功再次就業的照護者,據說不到二五%。就算順利重回職場,也大多是約聘員工、或是收入大幅減少、工作環境不佳等,和一般未經歷照護離職者相比,還是居於劣勢。

以我自己為例,和過去擔任房地產開發專員相較,我再次就業後的年收入只有當時的七分之一。

「回過神來才發覺,我差點殺了久病的母親。」

此外,聽說還有更多人因為求職不順,自尊心被狠狠蹂躪,最後罹患憂鬱症。這種無處發洩的怒氣和焦慮,往往會宣洩在受照護者的身上,這就是照護離職最可怕之處。

離職後,成天窩在家裡單獨面對患者的生活,簡直就和入監服刑沒兩樣。如果受照護者是失智症病患,你連好好和對方說話都辦不到。這種二十四小時持續不斷的壓力,不論再堅強的人都會崩潰。再加上無收入的不安、與社會隔絕的孤獨感,更容易使人陷入低潮。尤其,男性比女性更衝動,小小的爭執都可能導致人倫悲劇。

我也曾經有過這種心力交瘁的時候。我曾經把藥丸強硬塞進不願意服藥的親嘴裡,並用寶特瓶灌水強迫餵她;有次我甚至以右手用力壓住母親的頭,左手硬是把熟透的楊桃塞進母親的口鼻,痛得她哇哇大叫。

我永遠記得,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萌生殺意。「要是我力氣再大一點,搞不好已經把母親給殺了」,意識到這點後,我害怕得逃離現場,把自己關進房裡,還緊張兮兮的搬了一大堆東西擋在門前,深怕母親突然闖進來。

事後,我和照護人員商量,決定讓母親住院三個月,暫時請別人代為照顧。對於那次的失控,我真的相當後悔,幸好我及時採取行動,才不至於淪為弒母凶手。但這並非我一個人的功勞,社會資源的協助才是最大關鍵。

我之所以將這些不堪的回憶寫出來,就是希望各位理解,獨自一人扛起照護責任真的非常辛苦, 照護離職也絕非問題的最佳解答,因此在遞出辭呈之前,請各位務必三思。

【延伸閱讀】


本文摘自《照護爸媽,我得離職嗎?》/和氣美枝(照護離職防止對策促進機構代表理事)/大是文化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
本頁面已閒置超過五分鐘。請點 X 關閉 或點擊任一空白處,即可返回頁面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