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一心多用加快工作速度?科學家告訴你為什麼行不通

一心多用加快工作速度?科學家告訴你為什麼行不通
【早安健康/John J. Medina(發展分子生物學家與研究顧問)】 大腦不能同時做很多事

在我們談到注意力時,一心多用是個迷思。大腦的本質是序列性地處理每一件事,一次一件。剛開始時你可能覺得很困惑,在有些層次上,你是可以同時做好幾件事的,你可以一邊走路,一邊說話;當你讀書的時候,你的大腦可以一邊控制你的心跳;鋼琴家可以左、右手同時彈不同的曲子,這些當然是一心多用,但是我談的是要花注意力的作業,不是已經自動化的作業。就像在學校裡要如何保持清醒地去聽一堂無聊的課,或是面對乏味的工作時心思如何不跑到九霄雲外,花在這些活動上的注意力都不是能一心多用的。

身為教授,我注意到上課時學生們的注意力有所改變,在我說話時,他們習慣狂敲筆電。三位史丹佛大學的研究者在上課時也發現一樣的狀況,他們決定來好好研究一下。一開始,他們本來以為所有的學生都不停地在玩電子產品,但後來發現不是這樣。就像我們都有的刻板印象,有些孩子的確是像著魔般地過度使用電子產品,但有些孩子則比較節制,不會一天到晚都在使用電子產品,也不會同時開二十四個視窗。研究者把第一類學生叫做「重度媒體多工使用者」(Heavy Media Multitaskers),把較沒那麼瘋狂的學生叫做「輕度媒體多工使用者」(Light Media Multitaskers)。

研究者想要知道,如果要求重度使用者專注在一個問題上,但同時又干擾他們,讓他們分心,那他們保持專注的能力會如何?研究者假設:比起輕度使用者,重度使用者應該可以更快、更準確地在不同作業間轉換注意力,因為他們已經非常習慣在瀏覽視窗、寫報告跟媒體刺激之間遊走。但這假設是錯的。

在每一個注意力測驗中,重度使用者的表現都比輕度使用者糟,有時還糟得很離譜。他們不擅長排除無關訊息,也沒辦法好好組織記憶,在每個需要切換注意力的實驗,他們的表現都很糟糕。這篇研究的作者之一是心理學家歐飛爾(Eyal Ophir),他說這些重度使用者「無法不惦記著那些他們沒有處理的任務。高度多工處理者總是被眼前所有的訊息給綁住,他們沒辦法在腦中把事情一件件分開來。」這個最新的研究說明了大腦是無法同時處理許多件事的,即使你是矽谷中驕傲的史丹佛大學生也一樣。

要了解上述這個結論,我們必須更深入去談波士納三合一理論中的第三個:執行系統。假設當你在寫一封很長的電子郵件時,你的手機突然傳來簡訊聲音中斷你的思考,是你的情人傳來的,讓我們來看看這個時候你的執行系統在做什麼:

■第一步:轉移警覺
要寫電子郵件,你大腦的血液會迅速湧到前額葉皮質的前端去,這個部分的大腦是執行系統的一部分,它像個總機,告訴大腦現在該轉移注意力了。

■第二步:活化第一項作業的規則
在警覺中有兩個部分訊息,藉由電流快速地流過你的整個大腦時傳送。第一部分是尋找能夠執行寫電子郵件這個作業的神經元,第二部分是一旦找到這種神經元,這個訊息是個指令,把它喚醒,叫它去工作。這個歷程叫作「規則的活化」,要花零點幾秒來完成,現在你開始寫你的電子郵件。

■第三步:把注意力移開
當你在打字時,你的感覺系統接受到你情人傳來簡訊的通知—如果手機發出鈴響,就是耳朵先收到通知;如果手機在你的口袋裡震動,就是皮膚。因為寫工作上的電子郵件的規則跟回傳簡訊給情人的規則是不一樣的,你的大腦必須從寫電子郵件的規則中抽身出來,才能回簡訊給情人,這時,總機又發出警報,通知大腦再一次要轉移注意力了。

■第四步:活化第二項作業規則
大腦展開另一個兩部分的訊息,開始它的例行公事,一部分尋找傳簡訊給情人的規則,另一部分是活化這些規則。現在你可以盡情地傳訊息給情人了,跟上次一樣,也需要花零點幾秒來完成這個轉換。

這四個步驟必須依序完成,每一次你從一個作業跳到另一個作業時,這四個步驟必須再來一次,這是要花時間的,而且需要按照一定的順序來做,這就是我們無法一心二用的原因。所以每一次轉換作業再回去原來作業時,人們會自言自語說:「我做到哪裡了?」再花時間去找到剛剛停住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一個人被打斷後,要多花百分之五十的時間才能完成這個作業,錯誤率也會增加百分之五十。

那些看起來可以一心多用的人,可能是工作記憶比較好,能夠對好幾個輸入訊息都加以注意,把它們同時保留在工作記憶中。但是工作記憶還是一次處理一件事,因為工作記憶的本質也是序列性的。有些人,尤其是年輕人,比較能適應作業轉換。一個熟悉作業的人,他完成這個作業的時間和所犯的錯誤,會少於不熟悉這個作業的人。

把處理序列性工作的大腦放進多項作業同時進行的環境,就好像把右腳套進左腳的鞋子一樣,或許勉強可以塞得進去,但是走路會不自然、會慢、會容易摔跤,因為這不符合它的天性。一個很好的例子是開車時打手機。在研究者測量打手機對開車所造成的干擾效應之前,沒有人知道打手機對駕駛者造成怎麼樣的功能損害。這就像酒醉駕車一樣。你記得上面談過每一次大腦轉換作業都要花費一些時間嗎?打手機時,駕駛人比較不會跟前面的車子保持安全距離,會慢半秒去踩煞車,在踩完煞車後又比較慢才能回到正常速度。如果一個人開車的時速是一百一十公里,那麼半秒就是十五公尺,百分之八十的車禍都是發生在駕駛人分心的前三秒之內。假如你增加工作轉換量,就增加了出事機率,打手機的人比專心開車的人少注意到百分之五十的視覺線索,所以他們的出事率跟酒醉駕車一樣也就不令人驚奇了。開車時化妝、吃東西、對路旁車禍探頭探腦也好不到哪裡去,都會造成意外事件。有一個研究顯示在開車時,只是伸手去拿個東西就會增加撞車或差點撞車的機率九倍。

■一次做一件事

大腦是序列性的處理器,不能同時注意兩件事,企業界和學校都鼓吹一心多用,但是研究清楚地指出這樣會降低生產力及增加錯誤率。你可以試試看在白天時給自己一段沒有干擾的工作時間:把電子信箱、電話和社群網站都關掉,然後看你有沒有完成比較多的工作。如果你覺得要讓自己跟這些東西鬆綁有困難,不妨下載一個可以限制瀏覽特定網頁時間的軟體(編按:例如應用程式「StayFocusd」)。

【延伸閱讀】


本文摘自《大腦當家(最新增訂版):12個讓大腦靈活的守則,工作學習都輕鬆有效率》/John J. Medina(發展分子生物學家與研究顧問、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生物工程系兼任教授)/遠流
書摘,《大腦當家(最新增訂版):12個讓大腦靈活的守則,工作學習都輕鬆有效率》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
本頁面已閒置超過五分鐘。請點 X 關閉 或點擊任一空白處,即可返回頁面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