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你的人生,總是在滿足別人嗎?這樣做,當回自己的主人

你的人生,總是在滿足別人嗎?這樣做,當回自己的主人
【早安健康/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你的人生,總是在滿足別人嗎?

「前兩天,我媽打電話給我,她要我幫她買晚餐要煮的菜回家。平常,如果能準時下班,我都會答應我媽;但是那天,我工作非常忙,需要加班,所以我跟我媽說,我臨時被主管要求加班,沒有辦法幫她買。

我媽聽了就不太高興。她對我說,公司離家很近,我可以先買好菜回家,然後再回公司加班。

我很無奈地跟她說,我現在真的很忙,走不開,希望她自己買菜。結果我終於忙完、下班回家之後,我媽臉超臭的。

她很生氣地對我說:『生你這個孩子有什麼用?不懂得體諒媽媽的辛苦,連一點忙都不願意幫,我真是教育失敗,是個失敗的媽媽!』

我聽了媽媽這麼說,真的覺得很無言,覺得她也不體諒我的辛苦,但也覺得『是不是我真的有錯呢?』面對她的責罵,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默默地被她罵。

但是, 類似的事情一再發生。每次回家,都變成壓力,我似乎就是要一直滿足她的需求……好像沒做到媽媽的要求,自己就是個不孝子一樣。



「從懷孕開始,我婆婆就有意無意地明示、暗示我,希望我把工作辭掉,好好在家裡專職帶小孩。我很喜歡我自己的工作,但也覺得她說得有道理:『生孩子之後,應該多點時間留給家庭跟孩子。』但我還沒準備好當全職媽媽,因此我先請了兩個月育嬰假,打算一面度過剛開始新手媽媽的手忙腳亂期,一面找到可靠的托嬰中心,然後再慢慢重回職場。

沒想到,當我婆婆知道我打算只請兩個月的育嬰假,而且在找托嬰中心時,她非常的生氣,指著我大罵,說我沒有盡到媽媽的責任,很自私,只想到自己。我婆婆還罵我說『孩子的未來都被我毀了』。

天啊!有那麼嚴重嗎?聽她這麼說,我好想反駁她,但看她這麼生氣,讓我忍不住懷疑,我是不是沒有盡到做媽媽的責任?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以上這些例子,你是否感到熟悉? 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是否時常出現這樣的場景?你是否感覺到,你的生活,總是得先處理、應付別人的需求,以至於必須忽略自己的需求與感受?

那如果不這麼做呢?

如果不這麼做,對方是否就會用一些話、方式責怪你,讓你感覺到挫敗或罪惡,甚至覺得自己很糟糕;然後,你將深陷在這些情緒中動彈不得,像是被黏在蜘蛛網上的昆蟲一樣?

你的人生,都在滿足別人嗎?

試著問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再問問自己:
「發生了什麼事,讓我願意拿我的人生去滿足別人?」

當你開始問自己這個問題時,或許,你會慢慢發現,發生在你與別人之間的互動樣貌,似乎愈來愈清晰;你愈來愈看得清楚,你們之間的互動,好像對方總是當負責「要求」你的人,而你是負責「滿足」他的人。如果不滿足他,似乎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如果你發現了以上的描述,與你和身邊的人互動十分相像。那麼,你很可能已經陷入了「情緒勒索」的循環之中。

什麼是「情緒勒索」?
「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是知名心理學家蘇珊‧佛沃在《情緒勒索》一書中提出的概念(Forward & Frazier,二○○○)。「情緒勒索」常見於許多人際關係中,包含職場、親子、夫妻、朋友等。

情緒勒索者可能在有意識或無意識中,使用要求、威脅、施壓、沉默等直接或間接的「勒索」手段,讓被勒索者產生各種負面情緒,例如挫敗感、罪惡感、恐懼感……這些感受就會在被勒索者的內心發酵、造成傷害;為了減少這些不舒服的感受,被勒索者可能因而順服對方的要求, 長久下來,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被勒索者讓勒索者以此手段控制、左右了自己的所有決定與行為,失去了「為自己做主」的自由與能力;最終,被勒索者的「自我」就在這過程中消耗殆盡,直到其心力一滴不剩為止。

在我開始從事心理諮商實務工作後,時常遇到有情緒困擾的案主前來求助。當我陪案主一起檢視自我的情緒狀況時,都會發現,案主或許正處在一段權力相當不平等的關係中;可能案主身邊的重要他人,正好是一位情緒勒索者,而對方與案主都不知道。

一旦與案主開始討論,對情況抽絲剝繭,使其慢慢發現自己的情緒困擾與壓力,其實是來自特定的一段關係中時,有些案主會覺得相當意外:

「怎麼會這樣呢?他其實也對我很好/很照顧我/很愛我,難道他不在乎我嗎?為什麼他要勒索我?而為什麼我們都沒有發現?」

對啊,「情緒勒索」,聽起來是如此不舒服的互動關係。「勒索」這種行為,不就應該是「勒索者毫不在乎被勒索者的心情,只一味地要求被勒索者滿足自己欲望」的行為嗎?為什麼會出現在對我們相當重要的關係中?

而且最可怕的是,好像,我們雙方都沒有明顯感覺到問題所在。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我們不會察覺這個問題互動,而做一些調整呢?
更重要的是:這種互動,是怎麼開始的?

「如果我被『勒索』,我應該會感覺得到,而且勒索我的人,應該是個不在乎我死活的人。就像電影裡的勒索犯一樣,只在乎自己有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不管對方死活。可是現實生活中,這個情緒勒索者,是對我很重要的人……他怎麼會對我做這種事,難道他是故意的?他不在乎我嗎?」

當你看了「情緒勒索」的定義,檢視自己與重要他人的關係,發現符合以上陳述時,或許你會心生疑竇:難道對方不在乎我嗎?不愛我嗎?他是故意的嗎?就是想讓我痛苦嗎?

實際上,有時身為一個情緒勒索者,他並非有意識地進行「情緒勒索」的行為,而是在面對自己的需求時,他習慣使用這樣的方式去達到自己的目的。

他或許沒有發現,這對你而言是不舒服的;甚至,他在面對「需求沒辦法被滿足」的恐懼中,可能就會張牙舞爪,想要捍衛自己的權益,而無任何餘裕去注意到你的感受與需求。

但相對地,之所以能夠開始「情緒勒索循環」,也代表你願意接受情緒勒索者的勒索手段; 你願意提供你的資源,以滿足他的需求,藉此安撫你心中的不安、換取內心暫時的平靜。不要忘記:唯有你接受勒索,這場交易才會成功。

所以,如果你身處在一段情緒勒索的關係中,你需要先看清這段互動關係的樣貌,了解這個互動怎麼開始,怎麼持續,你們又在這段關係中扮演什麼角色。那並非代表你該把過錯怪在對方身上,或認為對方就是故意要讓你不好過;而是讓你發現:對方究竟使用了什麼方式,讓你心生不安,以至於勉強自己配合對方,期盼因此內心能重新獲得平靜?



停:停止對話,轉移情緒,離開現場
與情緒勒索者互動,當他對你提出要求時,可能伴隨著聲音、情緒,以及一些特有的表達方式,會讓你感覺到很大很大的壓力。這股壓力,會使得你感覺到很大的焦慮,逼迫你反射性地去回應情緒勒索者的需求。

或許,你曾經有這樣的經驗:當對方不停地用言語逼迫你,告訴你這件事對他有多重要,對方營造出一個「你非得馬上答應他不可」的氛圍,好像這件事攸關生命,非常緊急,必須馬上處理、回應。於是,即使你並不想答應,你可能也因為那股壓力,以及你內心隨之升起因應壓力的焦慮,而使得你反射性地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這些壓力與焦慮,促使你主觀感受「這件事非得馬上回應、處理不可/這個人非得馬上回應、安撫不可」,而讓你沒辦法客觀判斷,讓你當下誤以為這件事真的如此緊急,而使得你的感受與真實情況有一些落差:其實,根本沒那麼急/沒那麼嚴重。

發現了嗎?這個互動模式造成你無法說不的情況,它是這麼運作的:

情緒勒索者給予的壓力→內在焦慮→焦慮讓你忽略你自己的感受→你答應對方的要求。

處理內在焦慮,並不是一蹴可幾的事情,但我們仍然需要與情緒勒索者互動。因此在面對情緒勒索者時,你需要先給自己一個重要的心理建設:

我可以先不拒絕他,也先不答應他,我可以什麼都不做。

在蘇珊(編按:國際知名心理學家Susan Forward)《情緒勒索》一書中,特別提到:
你不必回應情緒勒索者的任何要求。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與心理準備。

※※※

你並不需要非得馬上回應,甚至答應情緒勒索者的任何要求,尤其,當你有一丁點不舒服、不願意的感覺。

請重視你的這個感覺。

記得我的叮嚀:如果你想要答應這件事,並非因為你「想要」,而是因為你覺得「害怕、恐懼」。那麼,就請你先等一下,先給自己一點思考的時間。

因為這代表,你答應這件事情,並非出於你個人的意願,而是因為對方給你的壓力引發你的焦慮,甚至讓你覺得恐懼或害怕。

但面對這個壓力,我們的焦慮感就會很深,要如何擺脫呢?尤其是我們還沒辦法成功安撫焦慮的時候?

就「離開現場」吧!

離開會讓你感受到壓力的現場,不管是現場,或是電話。

如果是電話,你可以跟對方說,「我知道了你的想法,不過我需要想一想,我現在沒辦法給你答覆。」

如果對方仍然想要說服你,想要你答應,請你將以上的句子,不停跳針地答覆給他。然後說自己有事,將電話掛上。

如果是現場,當你感覺自己被不當的對待,或是被要求一些你當下並不想答應的事情時,請你重視你的感受, 跟對方說:「這件事我需要想一下。」然後藉口你要去洗手間,或是有別的事情要忙,先離開現場。

平常可以寫下一些拖延回應的句子,並且多加練習。如此,在面對情緒勒索者時,你就可以下意識地提醒自己,反應、說出這些話,而讓自己改變馬上答應的習慣。
剛開始練習這樣的互動時,請謹記:

說出這些拖延回應的話之後,請先盡速離開現場。

在行動初期,為了讓自己改變不同的行為模式,「讓自己能夠離開壓力源,好好想想剛剛怎麼了」,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留在現場,即使你使用拖延戰術,面對與過去互動反應不同的你,情緒勒索者很可能會用更猛烈的攻勢,想要說服你,逼你就範。

這是非常正常的反應,因為面對與過去反應不同的你,對情緒勒索者而言,這是威脅到他的生存的,因此這使得情緒勒索者的焦慮升起,他自然會使用比過往更強烈的手段,更具有說服力的理由,想要把你變回以前的樣子:答應他的需求。

對於處在初期行動期的我們,面對這樣的攻勢,會使得我們內心的焦慮更多,那可能不是我們準備好要面對的事情。

甚至, 面對他的說服,我們可能會乖乖的一句句回覆,甚至解釋,這會使得我們慢慢地掉入他的語言陷阱中,最終,我們可能又被說服而勉強答應了,事後又讓我們後悔不已。

不要讓這種事發生。

要記得:你現在就是沒辦法做決定,而你堅持你的立場,是不需要理由的。你不需要去說服他,不需要說服他「接受」你現在「沒辦法做決定」這件事; 當你決定「我現在沒辦法做決定」,這就是你的立場。

你只需要告知,但你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允許。
只要你決定如此,你就可以這樣執行。
你當然可以做你自己的主人,為自己做決定,不需要給任何人交代。

因此,不要忘記自己的立場, 請練習堅持自己的立場。
如果擔心無法承受這壓力,請果斷地離開現場,掛上電話,不要讓對方有說服你的機會。

【延伸閱讀】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周慕姿(諮商心理師/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寶瓶文化
書摘,《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
本頁面已閒置超過五分鐘。請點 X 關閉 或點擊任一空白處,即可返回頁面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