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你給的,真的是他們想要的嗎?長照,名為臥床的「折磨」?

你給的,真的是他們想要的嗎?長照,名為臥床的「折磨」?
【早安健康/宮本顯二、宮本禮子(高齡者臨終醫療學會醫師)】

◆ 來自醫療現場的一封信……強行續命只是「生財工具」?

有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來自一位於札幌市內某醫院工作的同業。
我在這家醫院工作已經五年了。我是為了腹部早口導食管這個議體而寫信來的。

碰到已經不具有人類的正常機能,狀況彷彿植物一般的老人時,向患者的家人解釋腹部造口導食管,他們經常是無法理解的。碰到這種情形,醫師總是對患者家屬說「有些患者在做了腹部造口之後,逐漸恢復了進食的能力」,這麼一來,那些家屬們喜上眉梢:「醫生拜託你了!」,紛紛搶著請醫生施行手術。於是,患者們腹部的造口就這麼一個接一個挖了出來。而因為接受腹部造口導食而恢復進食能力的患者,這五年來,我一個也沒見過。連一個好消息都沒有,倒是聽過很多家屬為了支付龐大的醫藥費,被過勞的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甚至也有轉入特種行業以賺取更多金錢的例子。這真的是適當的醫療嗎?身而為人的尊嚴,以及能夠以人的身份自然死亡的環境,都是我們醫療從業人員的使命。您知道嗎,延命的醫療措施,甚至被人諷刺說是醫院的生財工具。請求您務必在社會上將這個議題傳達出去。

今年終於鼓起勇氣提筆一書,周遭的朋友也都與我同樣想法。

再來,我熟識的醫師也寄來了如下內容的電子郵件:

晚安。我今日正好值班。腹部造口、靜脈點滴、監控螢幕、尿袋、拘束帶等等,我看著一位全身插滿各種塑膠管,身上接滿了儀器,躺臥在病床上的老人,那孤伶伶的身影,讓人心頭充滿難過的情緒。值班室既寬又閒著沒事做,份外感到空虛。我人微言輕,發揮不出什麼影響力,但再怎麼樣,就算只能幫助我自己的患者,我也都用盡心思不讓他們受到這種悲慘又難熬的折磨。臨終期的醫療,需要來自法律、專業判斷的制定,也需要患者本人在有意識情況下做的決定,但是我們身為醫師、身為患者的家屬,都應該找出一條路,能夠讓患者的人生結束得更像一個人,我認為這是我們刻不容緩的難題。



◆ 在醫療現場不允許議論「延命措施」

我想,在醫療院所各級的職員中,和我這位醫師朋友有同樣想法的人應不在少數。但是,在真正的醫療現場,卻幾乎從未聽過有人對無效的延命措施提出質疑之聲。此外自醫師的視點來說,近來終於開始看到一部分的醫師學會,開始討論起臨終醫療的相關議題,但大部分的醫師對此都不積極。反過來,甚至不時會聽到有醫師出手阻撓相關議題的發展和解決。

如此現況,國民將會對醫師失去信賴感。
醫師們握有解決臨終期醫療的關鍵,不去正視及解決高齡者臨終醫療的問題是不行的。

我們在二○一二年時,發起了「高齡者臨終醫療討論會」。正是因為高齡者承受臨終醫療後,人生的結尾竟是如此悲慘而沒有尊嚴的。為了讓患者能夠平靜安詳地向人生告別,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我們一邊不停地思考及討論,一邊每年召開講座,向醫療、看護相關業者及一般市民推廣觀念。

至今召開的講座每次都大約有將近四百人參加,最近的第五次講座,一口氣暴增至一千八百人。足見高齡者的臨終醫療問題正確實地在社會上發酵,透過講座,我們也看到了醫療、看護現場出現的煩惱、一般市民的困惑和掙扎。在醫療職場上無法大聲說岀真相的「沉默的大多數」,請和我們一起攜手正視、改善高齡者臨終醫療的問題吧!

➤ 讀者回函:該怎麼做才好?

我個人在老人安養院工作。院內有做了腹部造口導食的患者,也有不希望承受過多醫療的居住者。人在面臨年老,各種身體機能都會不斷退化,我認為這是無法避免和阻止的事。以家屬的立場來看,當然還是會希望能減緩惡化的速度、盡量保持現在的狀態,但對於已逐漸無法飲食,進食慾開始越來越低的高齡長輩們,該在什麼範圍內鼓勵他們努力活著呢?什麼時候該放手呢,我每天都在不停思考這個問題。──虎斑貓



◆ 宇航員與臥病在床的老人~名為臥床的折磨

宇航員在太空站中,每天都會進行長時間的運動健身。因為長時間生活在無重力空間,人的手腳都會變的細瘦,骨質也會逐漸疏鬆。但是,即使是這麼努力在運動,自宇宙回到地球的宇航員,踩在地面上時,如果沒有拐杖仍然無法靠自己的雙腳走路。連他們這樣體能和健康都在頂峰狀態的人,都有如此大的耗損和流失,更何況是高齡的患者們。

長期的臥床狀態,就類似於生活在無重力的太空站。通常只要臥床一個月,肌肉就會開始萎縮,肌力退化到原來的一半一下。半年內,骨骼的密度會降到原來的三分之二。這麼大的流失,對高齡者的影響遠大過年輕人。

臥床的時間一長,關節會僵化並且開始彎曲,變得無法伸直。而僵化的關節如果要硬去伸直,自力或由外力去做動作,都會產生劇烈的疼痛。

此外,由於無法自己翻身,也會造成各種病痛。人的身體只要三小時不換動作,壓著的皮膚下,血流會被抑制住,組織開始壞死導致褥瘡。骨質也會變疏鬆,在長年臥床的患者中,很多都只是在換衣服的過程裡折斷手臂。還有無法自己把痰咳出來,為了避免氣管堵塞發生窒息,要將管子插入氣管中把痰抽出來。就算是毫無意識的人,都會感到非常巨大的痛苦,無疑是一種酷刑。

再者,為了確保點滴的針管和灌食管不會被拔掉,患者也可能會被綁起來。手腳被綁住的患者,常常會驚慌地哭泣,悲憤地問:「為什麼要綁我?我到底犯了什麼錯?」。有些患者,蜷縮成ㄑ字型,孱弱瘦小的身體被柔道腰帶那麼粗的皮帶綁在床上,殘酷得無法直視。

在日本,接受靜脈注射和點滴,長期在這種環境下活著的高齡者,想必也很多吧。在被綁著的狀態下死去,實在是非常不幸的事情。究竟什麼樣的醫療,是硬要把虛弱的老人綁起來也要進行的醫療呢。人生的最後,用這付模樣劃下句點,怎麼可能會是好的呢。


➤ 讀者回函:長期臥病在床的高齡者究竟是什麼情況呢?

我自己本身是個看護士,以下是我以看護士教導員身份,帶著學生們去各養護院所參觀時的感想。即使是到著社會上異口同聲地講求尊嚴的時代,卻仍存在許多養護院所,往往以人力不足為理由,在執行業務時草率行事,枉顧長者們的尊嚴。

像是為了保護腹部造口跟點滴的管子,把患者的手腳綁起來,為了避免患者在輪椅上躁動而摔倒,將患者捆在輪椅上……然而高齡者的身體若沒有了外界的刺激和活動的機會,就會迅速的萎縮退化。他們的心也一樣,被綁起來扔在一邊,三兩下高齡者就會一臥不起,他們身為人活下去的力量也將被奪取一空。個人覺得,許多臥病在床的高齡者,並非「本身衰弱得臥床」,而是「被弄得衰弱到臥床」。──月華
 
【延伸閱讀】


本文摘自《不在病床上說再見:帶著尊嚴離開的臨終選擇》/宮本顯二、宮本禮子(高齡者臨終醫療學會醫師)/啟示出版

書摘,《不在病床上說再見:帶著尊嚴離開的臨終選擇》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
本頁面已閒置超過五分鐘。請點 X 關閉 或點擊任一空白處,即可返回頁面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