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

郎祖筠:親愛的爸爸,不管您記得多少,一定會記得「我愛你」

郎祖筠:親愛的爸爸,不管您記得多少,一定會記得「我愛你」
【早安健康/郎祖筠】 「就算明天妳連我也忘記了,我們也要一起笑著走下去。」

照顧失智長輩不是件輕鬆的事,小洋葱先生照顧母親如孩子般的寬容呵護,母子間的互動溫馨有趣之餘,也渲染著不捨心疼。這本書的出現,溫暖了如同我一般、千千萬萬照顧失智家人的家庭。

父親罹患失智症的初期,常常重複叮嚀同一件事。例如:「你弟弟下課沒?」我就回他:「爸,他早畢業啦,你都當爺爺了呢!」父親則會疑惑的問:「是嗎?他婚禮怎麼沒請我去呢?」然後,他會重復很多遍、很多遍、很多遍…。

一開始總覺得糊塗的老爸像小孩兒一般可愛,隨著病情的加重,情況不同了。有一次家庭聚餐,父親瞅著我老公半晌,小聲的問:「這位先生是誰呀?」這下可把我嚇壞了。

之後,就一直忐忑不安,深怕父親最後連我都給遺忘,時至今日吾父逝世三年多,一想到此景還是眼眶發紅。慶幸的是,終究父親沒將我們遺忘。

忘記並非全是壞事


(上圖提供/漫遊者文化)

誠如《去看小洋蔥媽媽》一書的作者岡野雄一先生所言:「忘記並非全是壞事。」要不是因為失智打亂父親腦中的時序,那時他一周得洗腎三到四次、每次花上四小時,這樣的日子連續過了三年,個性活潑的父親哪裡熬得下去?

失智長輩時序的紊亂難以預料。父親逝世前一年,突然有天想起幾十年前的一件往事,那天一早,父親愁眉苦臉的喃喃自語,抱怨、數落著有個人騙了他;一問之下才得知,那是件早發生在他結婚之前的事。

那年,父親一個月的薪資才六百元,一名同事有回在發餉時說謊騙走了父親整月薪資,讓父親連回家的車錢都沒有,之後這個同事就消失不見了。

這事兒連母親都不太清楚,我們更是從沒聽父親提起過,但這段不愉快的回憶,卻這樣沒由來地就從父親的陳舊的記憶裡,跳了出來。

當下,我看父親那麼介意,就從錢包裡掏出六百元交給他,並且告訴他:「那個騙子已經被警察抓去關了,還要把六百元還給失主。」

父親嘟嘟嚷嚷收下我遞上的六百元,開心地坐在沙發上微笑著說:「奇怪,當年還沒有五百元紙鈔、一百元也只有綠色。」他雖然口裡這麼說,卻半點不遲疑「咻~」的一下,就把錢收進口袋裡?我忍不住想:「他是真傻、還是假傻呀?」

寬容陪伴失智長者

就像《去》書裡,小洋葱的媽媽、三枝奶奶常常自言自語,時而開懷、時而憂傷一樣,只要洋蔥爺爺從她的記憶中出現,三枝奶奶臉上總有著少女般的嬌羞;記憶浮現的若是她早夭的稚女,又會令奶奶痛徹心扉。而小洋蔥的心情也隨著母親而起伏。

我的父親罹患失智症後,也會經常在家對著空氣、跟「看不見」的同事討論錄影的事宜,絮絮叨叨地叮嚀工作細節;後來還常常瞪著天花板,跟早已過世的奶奶,閒話兒時的童年往事。

聽著他像孩子般對著天花板喊著:「媽媽,媽呀…!」每每讓我淚崩!

岡野先生用幽默詼諧的漫畫,和讀者分享他和可愛的三枝奶奶相處的故事,字裡畫間提醒著:「曾經年幼的我們,在父母溫柔呵護中成長。現在,做子女不但應該溫柔以奉,還要加上像小洋蔥一般的幽默,寬容,享受和長輩在一起不多的相伴。」

親愛的爸爸,不管你離開前還記得多少,我相信您一定知道我和弟弟「好愛、好愛您!」這本書值得和所有失智家庭分享。

編按:郎祖筠的父親郎承林為台視公司前資深美工組人員,人稱「郎叔」,80歲時罹患失智症,在家人細心陪伴、照料下,3年多前病逝。

※本文取得台灣安寧照護基金會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

【延伸閱讀】


作者介紹:郎祖筠(藝人、導演、藝術教學、春禾劇團創辦人)
本頁面已閒置超過五分鐘。請點 X 關閉 或點擊任一空白處,即可返回頁面
X